King

【超神学院】【凉薇】死局(上)

愿知此梦身为客:

※今天是蔷薇的生日,祝我们的杜蔷薇中士生日快乐~于是这篇还没写完的凉薇同人就当作生日礼物提前放出来吧


※还是老话,ooc见谅,毕竟没接触过LOL,超神学院也只补了后三季


※本文是根据超神学院之黑甲的背景写的,前面的情节大多是原剧中的内容加一些细节补充,等于是原剧结合个人脑洞的产物




(序)




我爱的还归我爱,离去的始终离去。


我无从得知此刻的心意,无从选择过去的记忆,无从分明未来的轨迹,于是我爱的也终将离去。




深沉钟爱的黑夜里,辗转反侧之人最终迷失于光明。


而未眠的人厌恶光明。




恐惧我所面对的,奢望曾经失去的,讨好即将到来的。我与他们又有何异?


从未如此刻般厌恶自己。




终究将一切归于毁灭。


我如此期盼。




(一)




“那帮熊孩子,你们自己搞个头头带他们。现在神圣凯莎死翘了,地球就是我们的新家。”黑翼的妖娆女人面带笑意地走在前面,“给大家放个假,都自己玩去吧,记住,注意安全啊。”


尾音微微挑起,带着轻佻诱惑的感觉,而一众手下却是习以为常的神态,依旧镇定地跟随着她的脚步。


“女王,他们对你不敬,我去砍了他们。”


恶魔族最为强大的战士阿托立于一旁,看着他敬爱的女王,低沉的嗓音中蕴含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女人脚步未停,漫不经心道:“砍了干嘛?都是孩子砍什么砍。”语罢,手抬了起来,“停,女王要更衣了,你们也跟着么?”


恶魔族的战士们无奈地停下脚步,看着他们的女王向前走了几步后转身道:“给女王放个假,行么?”


然后就是放肆张扬的笑声慢慢远去。


擅于揣度人心的前天狼星战士黑风沉缓的声音带了调侃的意味看着阿托:“女王春心萌动,但目标不是你,阿托。”


阿托看着女王离去的方向,平静的声音不带丝毫悲喜:“女王若爱我,便不是我女王。”


黑风无声地笑了笑,却又忽然止住笑意,“可你总要适当地关心一些问题。”


阿托看着他,以目光询问后话。


“你猜,女王中意的对象会是谁?”


顿了顿,阿托还想再仔细询问,而黑风却已经走开了,只有点到即止的话语遗落下来。


“想要知道的事情,女王总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被当做更衣室的控制舱内,恶魔之主莫甘娜正好心情地在为这次的造型做准备,而她的身后,站着的正是她忠实的追随者阿托。


“华夏战场形式混乱,好几个文明都在争夺基因资源,最好的战士,往往都诞生在最残酷的战场。”


将冰蓝的瞳孔变换为了琥珀色,配合着柔顺的黑色长发,原本妖冶如深渊之花的恶魔女王,此刻就像一个普通而美丽的人类了,尽管她嘴里的话语依旧是不同于凡人的对战争的轻佻。


阿托听清楚女王的话,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忠心:“有我在,我是……”


“好了,”未完结的话语被莫甘娜出声打断,“别逗了,阿托,你的超级基因……”


话音慢慢飘散在沉默里。


莫甘娜从金属仪器的反射中看着自己人类的造型,思想慢慢地有些飘摇。在想什么呢……


“我看起来年轻吗?”


高傲魅惑的嗓音有些突然地响起,另阿托不由得愕然了一阵。


回过神来后,就是由衷而发自内心的答案:“很……很美。”


全恶魔族都知道他作为永恒的追随者深爱着女王莫甘娜,无论何时,女王总是最美的,这是他心中毋庸置疑的,只是,让这个沉闷的战士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总是有些令他难堪。


莫甘娜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我有问你美么?美是魔鬼的天性。”


阿托看着她准备离开的背影,也来不及懊恼自己的不善言辞了,而是颇为急切地上前一步:“您打算就这样进入华夏战场?”


“不要跟着我。”女王不容置疑的声音使他的脚步顺从地停下了。


“帮我找到雄兵连蔷薇,和黑盔甲们。”莫甘娜的神色有些漠然,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孩子因此而感到难过。她在留下自己的口令之后,毫不停留地径直离开了。


阿托在女王离开后又向前了一步,最终却也只能看着冰冷的舱门阻隔住他的脚步和视线。


“想要知道的事情,女王总会亲自告诉你答案。”


想着黑风的话,阿托默然站立于原地,许久。


“蔷薇……”




(二)




充满着废墟与弥漫着飞灰的城市间,一名红衣红发的女人正驾着她的机车飞速前往某个地点。


她精密的运算系统察觉了离她不远处还有几名活人,出于身为一名超级战士的职责,她需要让城中还留存的人类尽快撤离,毕竟这已经是一座危城了。


可是,当她到达系统指定地点时,眼前发生的事却让她不由得惊诧了。


两名青壮年男子正跪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而一名穿着风衣的黑发女人却坐在一边的废墟上,翘着腿,言辞颇为傲然与不屑地正在指责跪在她脚下的那两个男人。


女人从机车上下来,以审视地目光看着地上的两个男人,问道:“怎么回事?”


在她的身后,原本坐在一旁的黑发女人此刻却颇为玩味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眼神中有显而易见的狡黠神色不断闪烁。


女人没有察觉,依旧在对着地上的人说话:“不要怕,我是蔷薇,军人。”


确定了来人身份的黑发女人抬了腿,起身接话道:“我来说吧,如果两个陌生男孩因为喜欢你的外貌,然后把你强行推倒在地上,你们怎么称呼这种行为?”


蔷薇听了,有些不齿地看着地上的男人,说:“这种行为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原本跪在地上的男人眼见有警察来了,连忙狡辩一翻,展露了自己浑身的伤口,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倒在蔷薇脚下诉苦了。


对于他们说的话颇有同感的蔷薇顺势看向了身边身材窈窕的黑发女人,眼中有着警惕和戒备的情绪,出口的话语就也带了质问的味道:“他们两个壮年男人,你可以轻松撂倒?”


“奇怪吗?”黑发的女人微笑着看着她,语气轻松。


蔷薇一点头,“你是谁?”


黑发女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会儿,勾唇道:“莫甘娜。”


蔷薇神色一凛:“哪个莫甘娜?”


“天上那个,魔鬼。”女人轻巧地回答。


略微沉默后,身为超级战士的女人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这样贬低自己有意思吗?你到底是谁?身份证拿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莫甘娜在内心不断告诉自己要淡定,千万要保持优雅。还好这样的自我安慰方式还是挺管用的,于是脱口而出的话就显得还是比较镇定。


“我叫凉冰,没有身份证。”




(三)




蔷薇在感受着身后毫不见外的重量时,内心是有点烦躁的。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自称凉冰的女人蕴含着难以预知的危险性,可是她身为战士的素养又告诉她在不能确切地判断一个人是坏人的时候,总是要把对方当做普通百姓看待的。最终,超级战士的素质胜过了她内心微小的不安感。于是现在,那个慵懒神秘的女人正坐在她的身后,头靠着她的后背,双手有些暧昧地轻轻搂着她的腰。


“我需要你,带我走吧。”


懒散而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蔷薇的身后响起,使她微微一怔。


“我是魔鬼,你就是天使,我们一定能好好相处。”


内心翻了个白眼,蔷薇轻嗤一声:“非主流还百合呢?我是战士,没空和你玩啊,跟着大部队走吧。”


没听见身后人的回应,蔷薇微微偏过头去看了她一眼:“你看起来也是大龄女青年了吧?就没个老公男朋友的?”


凉冰颇为舒适地倚着蔷薇的后背,懒懒道:“没有。”


蔷薇又瞥了她一眼:“我看你条件也不差,不会是小三儿吧?”


凉冰原本闭上的双眼微微睁开了些,琥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讳莫如深的神色,于是语调听起来也就莫测了些。


“那男人……得是银河之力才行。”


蔷薇闻言神色一凝:“你认识银河之力?”


凉冰的语气又变得无所谓了:“前段时间新闻里不是还吹呢嘛。”


语罢,没听到身前的人继续的问话,凉冰的嘴角就微微翘了起来,带着些恶劣的色彩。


“你一直问我,倒不如谈谈你好了。”


蔷薇随口问道:“我?我有什么好谈的?”


凉冰搂着蔷薇的手紧了紧,语气中仿佛带着崇拜与仰慕的情绪:“雄兵连的超级战士,长得美丽身材也不差,你就没有个老公或者男朋友?”


蔷薇一顿,语气平静地回答道:“没有。”


低低地笑了笑,凉冰放在蔷薇腰间的手微微上移了些:“那……”


话没有说完,两人身下的摩托却已经停了下来,驻扎了一顶顶军用帐篷的营地正在眼前。


“到了。”




(四)




夜里,装满了物资的货车外出归来,带起阵阵轰鸣。


华夏军人驻扎的营地中,原本独属于蔷薇中士的营帐里此刻多了一个人。


穿着半身旗袍的妩媚女人坐在沉睡中的蔷薇床边,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的睡颜。


她知道她此刻梦到了什么。


正如蔷薇近年来接连不断的噩梦一般,那个有着钢铁之翼与冰蓝色瞳孔的恶魔每日夜里都纠缠在她的梦中,不肯离去。


梦里的恶魔姿态高昂,仿佛众生无可与之匹敌般高高在上,而她冰蓝的眼中散发着压迫与阴毒,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自己,带着令她痛恨的笑,并逐步逼近,产生令人窒息的威压。


凉冰看着梦魇中的蔷薇紧张而焦躁,并因此双手不由自主地扯开自己衣服的领子,也没有伸手阻止或者将她唤醒,只定定地看着她,脑海中闪过一句话。


“你命定而与之匹配的爱人,诺言之星文明基因的继承者,杜蔷薇。”




“凉冰?”


带着些许惊讶与急促气息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凉冰的思绪。


凉冰顺势抬起头,微微笑着,仿佛从来没有沉浸在思绪中,话语却楚楚可怜:“外面没有安全感,只有你的帐篷是最安全的。”


短暂的沉默后,蔷薇舒缓了语气:“对不起,没有考虑到你的处境。”


凉冰毫不在意地起身,背对着蔷薇道:“哎,我知道一些雄兵连的事情。”


蔷薇看着她曼妙的背影:“比如?”


“他们都是来自不同文明的超级战斗基因……”


凉冰笑笑着,漫不经心地就把蔷薇的家底说了个底朝天,似乎丝毫不在意蔷薇在听她说得如此详尽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又或者说……她其实还是挺期待蔷薇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之后的反应吧,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掩饰的意思。


魔鬼就是要嚣张啊,守序那是天使的职责。凉冰在心里轻快地想着。


然而,遗憾的是,头脑仿佛思维固定了一般的女人依旧固执地认为她只是一个混迹于军方上层的交际花而已,这让凉冰觉得有些无趣了,


暗地里翻了翻白眼,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穿着旗袍的女人忽然又笑了起来,语气中充满诱惑:“那,不然我们再聊一聊天使的事情?”


“天使?”坐在床上的人疑惑地看着她。


略微讽刺地笑了笑,凉冰拖着腔调说:“对,就是那群虚伪又自大的可怜虫。”


蔷薇挑了挑眉:“我第一次听人说天使是可怜虫。”


“画地为牢,囚于自己制定的守则中无法脱离,被秩序压迫还甘之如饴,这难道不可怜吗?”


蔷薇轻嗤一声:“呵,你果然是莫甘娜忠实的信徒,莫非只有像恶魔那样堕落的自由才不可怜吗?”


凉冰对她的嘲讽恍若未闻,只凝视着她,慢慢道:“你……听说过天使选择伴侣的方式吗?”


蔷薇张口,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外面突然闹哄哄的,似乎有厮打的声音传来,让她皱了皱眉,抓起床边的外套迅速地穿好就跑出去了。


凉冰望着她的背影,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低语道:“蔷薇,机会不多了,你可要赶紧认出我来啊,否则……”


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来,话语的主人就跟着踱步出门了。




(五)




刚被摧毁的巨狼星飞船边,一名巨狼星的战士正头朝地地昏迷着,显然伤得不轻。而离飞船不远处的空地上,两女一男正相互对立地站着,其中一个举了枪对着另一个,气氛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


“现在你没有护甲保护,要不要我对你开一枪,看看结果?”


如坚冰一般强硬寒冷的嗓音从穿着黑甲持枪的女人嘴里发出,让人毫不怀疑她的确会像她说的这样做。


“有很多种人,你都没见过。”被枪口正对着的人却是丝毫不在意的态度,轻慢地笑了笑,“开枪吧,让我们看看,到底结果如何。”


蔷薇抬了抬枪,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女人,试图从她的表情中找出一丝慌张和恐惧。


虽然她和这个来历神秘的女人在昨天平安度过了一整天,不过刚才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让她意识到这个人绝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不畏惧黑手党的枪林弹雨,在巨狼星的飞船面前表现得比自己还要泰然自若,这种种情况,都无法再让蔷薇认为她的镇定只是由于自己发给她的黑甲功能惊人而导致的。


面对超级战士沉默的质疑,凉冰依旧只是云淡风轻地笑着,双眼却也直视着对方,眼中满是玩味与深意——这样的态度,更让持枪的人心生警惕。


身为普通军人的韦七站在一旁挠头。显然无论是超级战士还是魔鬼,他对她们都束手无策,更何况他的内心还是觉得这只是场误会。于是这名军人只能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很有些焦急的样子。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因子,这样的对峙却让各人心中情绪不一。


良久,持枪的手猛地垂下,昭示了主人的决定。


凉冰的内心想要大笑,可是笑声到了嘴边,哼出的却只是嘲讽的一声短嗤。她摇了摇头,似乎在嘲笑身前这个超级战士所做的决定,而后转身就走。


这是第多少次机会了?真是悲哀的善良者,连怀疑一个陌生人都已经做不到了吗?身为恶魔之主的女人习惯性地在内心讽刺着。


然而,这段话浮现在脑海中还不曾散去,枪声却于此刻猛然响起。


“砰”


声响短促而强烈,使前行的脚步戛然止住。


被子弹所射击的后腿处没有留下任何伤痕,连一丝弹道的划痕都不存在。


这绝不是属于普通人类所有的力量。


一切好似昭然若揭。




蔷薇看着正前方背对着她的女人一动不动的身影,本该复杂的情绪,此刻却只是一片漠然。


她持枪的手这次并未再放下,而同时,她也想到了她们初遇时凉冰所说的话。


“你说过你是莫甘娜。”


凉冰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地传来:“是的,但你不信。”


“我的确不信,”蔷薇冷静地看着她,“因为在我眼里,莫甘娜是那种邪恶无耻的女魔头,见了我一定会杀了我。”


凉冰无声地笑了笑,竟不知该先为蔷薇的耿直感到悲哀,还是先为自己在她心目中伟大美好的形象感到骄傲了。


毕竟,邪恶无耻这样的词,对恶魔来说实在是最高的赞誉。


又或者,她也该为凉冰这个身份在蔷薇心里的评价尚算优良而感到惊喜?


她抬了抬头,看着漫天黄沙,用颇有些无所谓的语气道:“我可以转身吗?背对着说话,很累啊。”


蔷薇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警惕,一如初见:“转吧。”


美丽妖娆的女人慢慢转身,话语缓慢而透着一丝邪气:“我叫凉冰,天使的女儿……魔鬼。”


“和莫甘娜什么关系?”


“她告诉我,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卡尔,和他的终极恐惧。”


凉冰微微眯了眼睛看着蔷薇,莫测的神态让蔷薇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出口的话语也就冷硬了许多。


“我最大的敌人是莫甘娜,她杀了我的父亲。”


听着她的话,凉冰也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于是回答就慢了半拍并显得毫无诚意:“……很遗憾。”


缓了缓,她的语气又轻松了些,“我们可以回去了么?”凉冰说着,侧头看着蔷薇,微微笑了,神情显得意味深长:“如果我是莫甘娜,我一定不会杀你,而是爱你。”


“知道为什么么?”


凉冰愈发低沉魅惑的嗓音让蔷薇的眉皱得更紧了。


“因为……”


“你会晋级为神。”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于这句让人难以理解的话中,所有人都在此时沉默了下来。


而破碎的话语,却令人不愉快地从脑海中闪过。


“……就算你自诩魔鬼,你也摆脱不了天使的宿命。”


“这个人足够强大,并与你匹配……”


“……你能打败我……”


“但你战胜不了你自己……”


“所以你终究输给了我,不是么?”


凉冰又眯了眯眼睛,并在想到那个人说这些话的讽刺与傲慢时,咬了咬牙。


“你不是她。”


原本将要喷薄而出的怒意就在这句话里无声无息地消失。


凉冰抬眼看着蔷薇放下了手中的枪,阳光的照耀使身穿盔甲的人身上透出坚硬感觉的反光,一如她强硬倔强的性格。由于低头收枪的动作,面上白皙的肤色大半被酒红色的发丝遮掩了,于是她现在的神态就令人看得不是那么的清晰。


或许……这个将她当成敌人的女人的确很值得人爱,不过,绝不会是因为那种令人厌恶的缘故。


真身为魔鬼的女人嘴角慢慢勾起,讳莫如深地笑了。


你会为你的自大狂妄后悔的,我可不一定会输啊……亲爱的姐姐。




(六)




将昏迷的巨狼星侵袭者解决之后,一行人终于决定打道回府。


回到营地的途中,蔷薇虽然还是默认地让凉冰搭上了自己的摩托并让她坐在她的身后,但凉冰轻而易举地就感受到了她身上那种浓重的戒备感与疏离感。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一般,摩托发动的时候,蔷薇冷漠地说:“不准靠我太近,也不准说话。”


挑了挑眉,凉冰笑得有些轻浮地回道:“好的,蔷薇中士。”


皱了皱眉,蔷薇不再说话,驾着摩托绝尘而去。


唯一令她感到安慰的是,身后的女人的确遵守了规定,不再像第一次一样暧昧地靠在她身后并搂住她,只是安静地坐着。


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不堪。蔷薇在心里默默想到。


车尾,闭着眼睛假寐的女人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扯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她用食指缠绕着自己的青丝不断把玩,很是愉快的样子。




回到营地后已经接近傍晚了,士兵们正在生火准备晚饭。


“蔷薇,冰姐。”


有认识她们两个的士兵边熬煮食物边笑着打了招呼。


蔷薇只是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凉冰却很是自来熟地走过去靠在一边围观。


“在外面呆了一天我都饿了,今晚吃什么啊?”


管理后勤的士兵听了连忙从身边的集装箱里掏出一罐牛肉罐头,“饭还得煮一会儿呢,要不冰姐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


凉冰也不嫌弃,笑着接过了罐头举了举,“谢了。”


士兵咧嘴笑道:“客气,待会做好饭我叫你们?”


凉冰瞥了一眼已经进了营帐的人,想了想,笑得有些暧昧道:“叫我一个人就好,蔷薇的饭我给她送进去,她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士兵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看凉冰也转身往帐篷的方向离开了后,就兴高采烈地去和兄弟八卦去了。


“哎,你们听说一件事了吗?”


“什么啊?”


“我觉得啊……冰姐好像暗恋蔷薇?”


带着一嘴陕西口音的士兵拿着军用水杯喝了一口水之后不屑地撇嘴:“你揍说这事咱们队还有谁不知道吧?”


“我靠,你们都知道了啊?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看出来的呢?”


搭乘军用车晚一步回来的韦七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眼角抽了抽,心情有些沉痛的样子:“这两个女人那……幸好我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晚饭后,军人们撤了餐,正在各司其职地忙着,得了凉冰嘱咐的士兵将特意留出来的一份晚餐给了她。


“冰姐,这是蔷薇的晚饭,那就麻烦你送过去了。”


凉冰接过托盘,笑着点了点头后就转身进了营帐。


营帐里,正在思考事情的蔷薇突然闻到了一阵饭香,于是恍然想起竟然没有人招呼她吃晚饭。如此想着,她抬头就要出去询问情况,却正好瞧见端着托盘进来的凉冰。


“凉冰?”她疑惑地叫了来人的名字。


凉冰将盛饭的托盘放到一旁的桌上,一副求嘉奖的模样说:“你的饭我可是亲手帮你送进来了,怎么样?我体贴吗?”


蔷薇抿了抿唇没说话,只是起身走了过去,拿起饭菜嗅了嗅。


“喂,你还怕我下毒不成?”凉冰看了她的举动后有些不爽地说。


蔷薇也不在意,一副很讲道理的样子回答道:“毕竟你是一个香味都能让人晕倒的女人,不是么?”


“……”凉冰哑口无言,过了会儿,看那个女人坐下之后安心地享用晚饭,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才偏头骂了一声:“我靠!”


她竟然被一个人类涮了?




(七)




接下来的几天内都没有太大的事情发生,各势力就好像约定好了一起放一个短暂的假期一样没有任何动作。又或者,他们的作为都在暗中悄悄地进行着。


因为凉冰长得漂亮又不爱端架子,也没有一般女人的矜持,所以她很快就和营地里驻扎的士兵们打成了一片。


为了避免再出现凉冰帮她把饭送进去吃搞特殊待遇这样的事,蔷薇养成了在饭前就出营帐等着的习惯,于是她也深深感受到了身为交际花的女人的魅力。


某日饭前,因为军用货车今天送了一批物资来,里面有不少的新鲜蔬果,所以大家都在吃水果当作饭前甜点。


“来冰姐,吃水果,新鲜的。”


同坐一桌的士兵将面前的所有水果推给了凉冰,很是自然的样子。


“……”蔷薇瞥了一眼凉冰,却接到了拿着水果的女人的一个媚眼。


“哎?蔷薇你不吃晚饭了吗?”士兵看着突然起身离开的超级战士,有些茫然地问道。


“不饿。”


快要走进营帐的女人冷漠地回答。


“噗”,凉冰不能自已地笑开了,肩膀也被带得抖动个不停,显然笑得狠了。


“冰姐,怎么回事啊?”士兵更茫然了。


“咳咳……”凉冰克制地止住笑后,很是镇定地回答:“没事,她大姨妈了。”


“哦……难怪了。”士兵点了点头,然后又拿起一个水果递给凉冰:“冰姐吃这个,这个甜。”


“哈哈哈……”凉冰忽然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笑声令一众将士频频回头。


平静又充满小插曲的生活就这么过了几天。


夜里,月明星稀,偶尔有巡逻的军队走过带起阵阵脚步声,片刻后又恢复平静。


营地边上,几个守夜的士兵聚在一起烤火喝酒,凉冰刚外出回来,看他们聊得热闹的样子,就凑了过去。


“冰姐!”士兵们热络地和她打了招呼。


正在喝酒的士兵举了举手里的啤酒,笑着说:“冰姐,整一口呗?”


凉冰也不拒绝,从善如流地接过酒,仰头就是一口。


“好!冰姐好酒量!”


“可以的啊冰姐!”


一群大小伙子们笑着起哄,被围在中间的女人也笑盈盈地任他们闹,气氛很是热闹。


站在营帐门口的人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然后转身进了帐篷。


原本举着酒和大家一起笑闹的女人眼神忽然瞟了一眼营帐的方向,不过也只一瞬,很快她又投入到众人的热情中了。


到了后半夜,凉冰才和众人告别,回到了帐篷里。


蔷薇原本坐在桌前看书,于是凉冰一进来就险些撞着了她。


“还没睡,一直在等我吗?”凉冰一只手撑在桌上,声音低沉,笑得有些魅惑地问道。


蔷薇皱了皱眉:“你喝了多少酒?”


凉冰抬手嗅了嗅衣服上的味道,无辜地说:“也没多少,第一次喝,我也不清楚。”


“……”原本想要责怪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了,蔷薇站起身来扶过了她,声音有些僵硬地说:“还能走吗?我扶你躺下吧。”


天知道她可从来没有照顾过醉鬼,毕竟她的父亲杜卡奥上将从来都是很理智自持的一个人,酒沾得极少,所以如果凉冰醉后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的话,她实在是一点招都没。


凉冰注意到她脸上困扰的表情,险些笑出声,本来毫无醉意的她也有了些装醉的想法。


“啊,头好晕。”喝了酒的女人突然软了身子靠在蔷薇身上,手也盖在脸上,皱着眉似乎的确很不舒服的样子。


“头晕?”蔷薇无措了一会儿,顿了顿,说:“来,我们先去床上躺下,我给你倒杯水喝。”


于是,凉冰顺势倒在她的怀里,步伐也是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完全是一个醉酒的人应有的样子,只是她的手始终盖在眼睛上——毕竟如果不用手遮着,她眼里完全遮掩不住的笑意实在是很容易露馅。


蔷薇有些不习惯地半抱着凉冰将她扶上了床后,看见她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只是半闭着眼睛笑着看她,倒是比较乖巧的样子,于是松了口气。


好在第一次遇见的醉鬼不是特别难搞。


“你好好躺着,我给你倒水。”蔷薇打破了这几天以来的冷淡态度,难得地放柔了语气,说完转身去桌边拿水杯。


倒好了水后,蔷薇拿手碰了碰杯身,确认水温不烫,这才折返回去坐在了凉冰的床边,“起来,喝水。”


凉冰乖乖地坐起身来,倚着蔷薇的身子,伸手要去拿水杯,却是差点没抓住把水打翻在床上。


蔷薇眼疾手快握紧了水杯的把手,皱起了眉。


淡定,淡定……毕竟这是一个醉鬼,不能和一个喝醉酒的人发脾气。她安慰自己。


显然这样的自我安慰还是挺有效的,蔷薇舒展开眉,平静地将水杯凑到了凉冰嘴边,“我喂你。”


因着喂水的动作,几乎被蔷薇揽在怀里的人很是顺从地喝了几口水,然后就偏开了头。


“不喝了?”蔷薇看怀里的人点了点头,于是继续保持平静地说:“那你睡觉吧。”


说完,却不见怀里的人有什么动作,使得蔷薇疑惑地看向她。


“衣服。”凉冰有些无辜地说。


蔷薇扫了一眼她的衣服,这才意识到她的意思是外套没脱。


“坐起来,我帮你脱。”向来冷静沉稳的超级战士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对着怀里的人说。


凉冰笑着点头,然后很是勉强地坐直了身子,在衣服都脱下之后又很快地软在了蔷薇怀里。


“……”蔷薇再次提醒自己冷静,然后压抑着怒意一字一句道:“给我睡床上去。”


凉冰眨眨眼,这才依依不舍地从蔷薇的身上慢慢挪到了床上。


一切总算大功告成,蔷薇松了口气,看喝醉的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这才站起身来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再过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她根本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意识到这一点,蔷薇也没有太去思考第一次照顾醉鬼是什么感受这样的问题,就翻了个身睡着了。


在她呼吸逐渐均匀,开始陷入睡眠之后,原本应该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却睁开了眼,双目清明。


凉冰看着离自己不过一米之隔的另一张床上,正对着自己的女人熟睡的样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后,笑着使用了洞察之眼。




(八)




沉浸于梦境最深处,压抑而深重的黑暗中,身后张着一对钢铁之翼的女人笑得邪恶又令人畏惧,她从天而降,一步一步走到蔷薇的身前,姿态优雅高傲。


“莫甘娜……”蔷薇语气中带着痛恨的情绪,死死盯着面前的魔鬼。


莫甘娜不发一言,只是笑得别有深意地看着她,然后伸出了手。


“跟随我,做我的战士。”


听着魔鬼不容抗拒的优雅口吻,蔷薇不怒反笑,手在虚空中微张,捏紧了一枚凭空出现的飞刀:“让我跟随你,除非——你去死!”


“死”字出口的一瞬间,飞刀遵循主人的心意快速地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冰冷的痕迹,然后直入敌对者的胸膛。


“呃……”


低沉的闷哼在一片暗沉间响起,蔷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竟然如此简单迅速就完成了战斗,她抬眼望去,原本警惕漠然的神色在看清对方的情况后,于一刹那变换,转为了震惊与不可置信。


身穿咖啡色风衣的黑发女人捂紧了心口,一朵妖冶的血色之花绽放在她的左胸处,不断有黏连的猩红液体从她的指缝中渗出滴落,而她原本白皙的面上却是一片病态的苍白,嘴角时常挂着的笑也显出了几分惨然的意味。


飞刀透体而出,掉落在被杀者的身后,寒凉锋利的刀锋上粘着零星血迹。


“凉冰……”




与梦境截然相反的平静的营帐内,一道气急败坏的低吼声打破了原本的沉静。


“黑风你给我滚出来!”


凉冰接通了恶魔舰队的通讯,心里不断在爆粗口。


“女王。”


恭敬又略含调侃语气的声音在她的耳中响起。


“我艹你大爷!你搞什么鬼呢!”凉冰在空气中甩了甩手。


如果不是她怕把还在睡梦中的人吵醒的话,她早就一拳挥出去把方圆几百米夷为平地用以泄愤了。


“女王不是喜欢蔷薇吗?”黑风倒是颇为平静地回答,“让一个女人产生愧疚感是加固感情的最快方式。”


“愧疚个屁!”凉冰毫不留情地呛道,“你真以为你这种粗制滥造的感情戏会对她有什么影响吗?”


不等黑风回答,她又接着怒道:“而且你这个什么破剧情?我被杀?我会被杀?!”


“……”黑风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他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就有些忿忿:“女王您别忘了凉冰的身份是个普通人类!”


“……”这回换为凉冰沉默了。


好吧这算是她问题的失误,只不过……


“我想看的是她本来的梦境!不是你这种低劣狗血的剧情!”凉冰依旧愤怒。


每晚窥探蔷薇的梦境已经是她伪装成人类的最大乐趣了,这唯一的乐趣现在都要被妨碍?


“女王,我觉得,您还是先看完再说吧。”

评论

热度(119)